徐兵河教授談晚期乳腺癌的治療

2016-08-10    編輯:諾禾致源

徐兵河,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腫瘤醫院內科主任。兼任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長期從事乳腺癌的臨床及相關基礎研究,在乳腺癌的個體化治療及藥物基因組學研究方面造詣頗深。


晚期乳腺癌治療的總體原則和趨勢是什么?


徐兵河教授:晚期乳腺癌與早期乳腺癌不同,早期乳腺癌治療的目的是根治,所以早期乳腺癌的治療原則應該根據指南規定的方案和療程來完成治療;而晚期乳腺癌的治療效果相對較差,絕大部分病人不可治愈。但不可治愈不等同于不可治療,所以說晚期乳腺癌還是可以治療的。經過合理的治療,能夠顯著延長患者的生存期,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一部分患者經過治療后甚至能夠長期地生存。在過去,晚期乳腺癌的生存期較短,如很多教科書上都認為骨轉移患者的中位生存期是2~3年;而現在,(骨轉移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可以達到5年左右,這是根據我們的治療經驗和查閱國外資料得到的。對于內臟轉移如肝轉移、肺轉移的生存期也得到了顯著的延長。所以,我覺得晚期乳腺癌的總體治療原則應該是在規范化基礎上的個體化治療,這樣才能提高療效。



目前國內外在晚期乳腺癌的治療策略上,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存在哪些主要爭議?


徐兵河教授:中國與國外在晚期乳腺癌的治療理念和治療療效上還是存在一些差別的。特別是非專科醫院和基層醫院在對晚期乳腺癌的治療理念的認識上還是(與國外)存在很大的差距。很多醫生認為,對晚期乳腺癌無計可施,所以一旦病人出現復發轉移,他們就認為這些病人沒有治療價值,因而放棄治療,這是第一方面的差異。


另外一種觀點上的差異是,國際的治療共識認為受體陽性、HER2陰性的病人應首選內分泌治療,特別是在病人不存在內臟危象的情況下;但是在國內,很多醫生,甚至在醫生的影響下的一部分病人都認為應該首選化療,他們認為化療見效較快,可使得腫瘤很快縮小,可是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腫瘤縮小的時期很短暫,一旦停藥以后又會長起來,而且可能會出現其他部位的轉移,所以這對生存期的延長可能沒有太大的幫助。對于以上觀念上存在的差異,我認為,受體陽性、HER2陰性的病人,在沒有內臟危象,腫瘤負荷不特別大,且沒有特別重要器官的轉移的情況下,應首選內分泌治療。


第三個差異是,在采用單藥化療還是聯合化療的問題上,國內醫生出于習慣大部分采用聯合化療。但實際上聯合化療和單藥化療都是晚期乳腺癌的有效治療手段,同時如何合理使用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個人認為(甚至一些指南也是這么認為),在適合化療的前提下,如果同時腫瘤負荷不是特別大,腫瘤發展不是特別快,單藥序貫化療是一個合理的選擇;如果腫瘤負荷特別大,有重要器官的轉移,患者有癥狀,這時聯合化療是一種可選的選擇,但前提是患者的一般狀況較好。聯合化療可使腫瘤縮小較快,迅速緩解癥狀,但這并不表示聯合化療一定比單藥序貫化療更好,這兩種治療方法的療效都是基本相似的,而在適應證上有些區別。這是東西方在治療認識上的第三個差別。


存在的主要爭議是,對于如何選擇維持治療這個問題,我覺得國外也沒有很明確的觀點。對于聯合化療是采用單藥序貫維持,還是原方案的繼續維持?例如,若開始采用的是兩藥聯合化療,六個周期后,是繼續用兩藥維持,還是用其中一種藥物單藥維持,還是換另外一種藥物(如內分泌藥物)維持?這個問題上一直存在一些爭議,在國外也并沒有很好地得到解決,可能還需要進一步的臨床試驗來證實。


總體來說,國內和國外還是存在眾多的治療觀念和治療方法上的差異,我們只有通過制定治療共識或規范,來使大家認識到晚期乳腺癌治療的重要性及其治療原則和治療方法,這樣才能提高晚期乳腺癌的治療效果。



《中國晚期乳腺癌治療專家共識》已于近日正式出版,填補了我國該領域的空白。您是共識的主要編寫者,在您看來,共識的主要亮點和意義是什么?


徐兵河教授:我們制定這一共識的背景是,早期乳腺癌的治療指南和共識已經很多了,包括St. Gallen的專家共識已經制訂了很多年,還有NCCN指南,ASCO指南都包含早期乳腺癌共識,甚至國內的一些相關指南或共識都對早期乳腺癌進行了詳細地規范。也見到很多國內外的宣講,所以大家對早期乳腺癌的治療理念和治療原則有比較清晰的認識,執行起來也比較規范。但是,大家對晚期乳腺癌的重視程度不夠。實際上,國外也是最近四五年才重視晚期乳腺癌的治療,國際局部晚期乳腺癌和轉移性乳腺癌的專家共識制定才剛剛舉辦兩屆,今年是第三屆。可以看出,大家對晚期乳腺癌的重視程度不夠。而且,隨著乳腺癌發病率的增加,晚期乳腺癌患者生活質量的提高,生存期的延長,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總數越來越多。如何規范晚期乳腺癌的治療,進一步提高晚期乳腺癌的治療效果,改善其生存期,成為了迫在眉睫的任務。我是本屆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在征求了其他常委和副主任委員的意見后,大家一致認為應該制定一個中國版的晚期乳腺癌治療的專家共識。我們組織國內專家,經過一年多的籌備,從撰寫、編輯到出版,最終形成了這一共識。我們準備就這一共識在全國進行宣講,來提高大家對晚期乳腺癌治療的認識,進一步規范晚期乳腺癌的治療,并進一步提高晚期乳腺癌的治療效果。


安卓手机捕鱼游戏 牌九游戏下载 湖南卫视24小时回看 幸运飞艇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计划群 3374开奖结果 重庆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平码3中3论坛 排三返奖率历史记录 时时彩官网开奖记录 网络游戏sf发布网